当前位置: 政策资讯 -> 海交会动态 返回上一页
 
多个全球第一的生物项目 将实现“广州造” 2017-07-05 11:25点击:976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哈佛医学院教授以及来自辉瑞、诺华、百济神州、阿里健康等全球生物医药领域领军企业的高管,都从世界各地赶来广州,参加举行的第十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暨首届官洲国际生物论坛主题论坛。

    记者从会上获悉,广州国际高端会议“榜单”再添一员猛将——官洲国际生物论坛永久落户广州国际生物岛(官洲岛)。该论坛被定位为打造聚焦全球生物产业发展的“达沃斯论坛”。

    同时,10位“千人计划”专家的生物医药项目、广州哈佛医学科技创新中心项目、广州开发区智慧医疗合作框架协议等12个重大项目在会上举行签约仪式。

    这些信息都指向一个事实——广州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初见成效,已成为全球生物医药版图中的重要一块。

    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在致辞中表示,广州将瞄准制高点,聚焦产业化,全力以赴优化完善创新生态体系,推动生物产业集群集聚发展,率先建成全国乃至全球生物医药产业重镇。

    南方日报记者 陈思勤 宾红霞

    全球生物医药创新赛场上广州正在“加速跑”

    借力粤港澳大湾区平台,广州是我们跻身全球创新链的第一步。”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苏州茵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龚霄雁透露,公司从一诞生就是面向全球市场的,与哈佛合作、产品在国外上市。

    龚霄雁团队自主研发的外周血管支架系统曾获国际著名产品设计红点奖。如今他被广州南沙自贸片区的金融便利性、广州开发区海关的一系列政策改革以及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的人才吸引力来到广州。带着团队,准备向更精细的心血管领域医用植入器械进发。

    记者梳理10位“千人计划”专家项目发现,越来越多的“龚霄雁”正来到广州。他们带着数个全球第一的先进技术以及超过10个原创新药项目来到广州,掘金巨大的生物医药市场的同时,也将改变广州在全球生物医药创新赛道上排位。

    例如,王守国博士研发的全球首个等离子体灭菌治疗仪,可快速杀灭皮肤表面及皮下真菌。闻晓光博士将把国际首创药物缓控释平台项目落到广州开发区。姚飞博士将把国内首个外周介入微导管技术拿到黄埔区、广州开发区进行产业化,为心梗患者手术提供广州“智造”技术。

    美国科学院院士、全球医疗科技创新领袖约翰·赫拉卡在会上透露,这是他第37次来到中国,曾经先后走访了100多家医疗机构。他认为,广州生物医药的个别企业、个别技术的优秀程度、领先程度在国外几乎是找不到的。“我希望在广州发现更多机会,也会带领更多的广州科研人员走向世界。”

    生物产业将会是IAB计划中最先突围的“黑马”

    广州选择生物医药这条路走对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表示。多位与会者也都认为,生物产业将会是广州IAB计划中最先突围的“黑马”。

    今年3月,广州市发布战略性新兴产业蓝图:通过实施IAB计划,即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若干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根据生物医药领域专业网站GEN对全球生物医药产业集群的排名,得益于创新企业集群、医学院与医院、产业生态圈等指标都居世界领先水平,美国波士顿——剑桥地区成为生物医药创新的第一大圣地。

    按此坐标来看,广州拥有全国排名前三的三甲医院,同时还有国家唯一的呼吸疾病研究所和四所医学类高等院校,均可以为生物医药创新提供支撑。更有“千人计划”专家向记者坦言,“就是冲着跟广东省人民医院学习来的”。

    广发信德美国合伙人、美国领先的生命科学投资机构Bay City Capital董事David beier告诉记者,他曾邀请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裴端卿到美国参加世界顶尖的学术会议,“他谈到在广州的一系列研发创新,在全球众多学者面前获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不过,钟南山院士也提出,“广州这个地区最重要的是要做转化,要把那么多优质的invention变成innovation。”

    公司已经形成了上下游的‘小生态’,可以开放给广州本土企业。”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合美医药董事长张和胜博士透露,将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建设世界一流创新药平台,和广州企业共同将创新成果产业化。

    与此同时,此次约翰·赫拉卡还将与广州市合作共建哈佛医学科技创新中心,为广州企业提供创新技术、产业化支持。

    ■专家观点

    全军干细胞与再生医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裴雪涛:

    广州应引领生物医药产业跨界融合

    在官洲国际生物论坛主题论坛上,多位专家提到了生物医药产业发展需要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产业产生协同效应。在裴雪涛看来,虽然生物医药是一个新兴领域,但也正在受到这些新技术的颠覆式冲击。

    广州应该在生物医药产业的跨界融合上有所准备,恰好这也是广州的优势,例如在高校、医院、工业制造等领域有产业基础,或许未来可以引领国内甚至是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发展。”

    裴雪涛表示,生物医药产业本身就是多个产业协同的产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产业链和产业生态。人们经常所说的生物医药,其实生物和医药是非常不一样的产业,生物是创新技术,医疗是服务业,制药涉及工业,这几个本身是不一样的。

    这次论坛上许多生物医药领域的专家都抛开了本身钻研从事的生物医疗领域,去谈大数据、人工智能,正是要我们看到,现在整个的创新体系、未来技术的发展,已经开始在冲击或者颠覆现代生物医药发展模式。”裴雪涛坦言。

    当前,广州IAB产业正迎来龙头企业聚集式的蓬勃发展,包括阿里巴巴集团打算建设医疗业务的数据平台。针对这些新动向,裴雪涛表示,他非常希望广州能有更多的跨界企业或者产业融入生物医药领域,能够让颠覆性的技术在广州先行先试,去实现全球性的突破。

    聚焦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中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裴雪涛认为,大湾区已经聚集了很好的资源,具有诞生引领未来生物医药技术的潜力。“首先是这里有市场,市场需求决定产业发展,大湾区对健康和医疗有庞大的需求。其次是这里聚集了许多创新要素,例如人才和数字化、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产业的领先技术,还有政策、开放经济的优势,这些串联在一起,对生物医药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

    美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人类基因组计划创始人之一查尔斯·坎托教授:

    精准医疗未来可预防疾病、降低治疗费用

    精准医疗是否代表着未来生物医药的方向?基因技术未来应该如何更好地应用于疾病治疗上?查尔斯·坎托教授在接受专访时做出了精彩分享。

    完美的治疗方案或者药物是让人们一生都非常健康地度过,不受病魔长期的折磨,直到某一天因为一些突然而至的因素去世。精准医疗的终极目标不是怎样去治疗疾病,而是怎么去预防疾病。”坎托表示。

    他进一步解释,目前,全世界的临床医学体系是不支持任何预防性药物的注册和开发的,这是一个跟治疗某种疾病完全不同的概念。目前大家花更多的钱是在治疗疾病,但这只是实现精准医疗实现终极目标的中间步骤。将来,科学技术能够把诸如白血病、淋巴瘤等长期折磨人的疾病扼杀在预防阶段,人们就可以不用花费巨额的医药费用就可以健康生活。

    在谈到中国在发展精准医疗领域的优势时,坎托提到,我国拥有庞大的病例数据,“其实研究中很难在基因和某种疾病之间找到必然的关系,因为一个人患某种病一定是受到基因和环境的交互作用所致。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基因分析,把拥有同一疾病的人分成不同的类型,然后再在这一类别中进行具体的研究。”

    回忆此次短暂的广州“一日游”,坎托表示,当地政府的高度参与令他印象非常深刻。“如果在纽约,市长根本不会来参加一个生物科学领域的会议,哪怕专程来打声招呼。但是广州领导几乎参与了今天论坛全过程,这是非常宝贵的。”坎托表示,他对广州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非常熟悉,“广州有一家企业是我的学生创建的,我担任该公司的顾问。此外,广州还有很多大公司是我的公司的客户。可以看到,广州正是中国新兴的生物医药核心城市之一,因为这里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和年轻的人才聚集。”

    南方日报记者 江珊 见习记者 许可 实习生 董云霞